别看仍猾1在一起生活二十多年,我们认识也4几年


    “女人的骄傲是让男人宠出来的,惯坏丁。如果她个;是关女,个是J女,她还会那么骄
傲吗?这些就是灿骄傲的资本。造她的人越多,灿就越口信,也越骄傲。”袁梦说。
    “你的话怎么有一股酸酸的昧迈?嫉妙了?”高沽问。
    “她对我那么好,我也非常喜欢她,按说我没有理山嫉妒她。可是,我打心眼儿果有几
分个舒服,儿其是郴健帕对她的爱,心学总个是滋味儿。个匀蹬到底是为什么?你说实话,
嫉妙过她吗?”袁梦说。
    “有什么好嫉妙的?我们足亲姐妹。你有没有搞铝?”高情很惊讶地说。
    “如果狡利她是众姐妹,我真的个要活丁。她光芒四射,/u\奖有她在,别人水远生活在
她的阴影果,/u\能躲在被忽视的角落果。她)t鲜亮丽,集各种优点于一身;我却是暗淡太色
的卫小鸭,我心且会很不平衡,嫉如此她,因为我也很要强。原来没那种想法,口从那汰邵
健柿找我,让我看到他对小雅的痴迷和全心全怠的爱,我就仆始嫉妙她了。你说我是不是有
心理疾病uN?小沽,你单纯,内向:她此[小能单纯说她外向,她是多币性格。个同aJ间,
个同地点,个同人物,个同场合,她表现出各个个同的侧而,她很复杂,那种府对的吨本
没有表演的痕迹,完全是性格使然,率性而为。功如脱兔,静老处子。N能是深厚的文化积
淀沧就了她很高的综合素质,让我们这些肉眼儿胎望i莫及,原府不透,深不uJ测。高沽,
你感觉收?”袁妙打开心席说。
    “你还真有病,训健构爱小雅你嫉妒什么?他义小是你男朋友1如果方舟爱上小雅,你
嫉妙还说得过上。不知道你哪很补经搭铝了,真是1我还真服了你,为亲情放弃人学文凭打
此你也做不到,还配谈嫉妙?别忘了你现仟的饭碗还足秆她所赐。你大概潜意以且盲从邵促
帕Dl?想知己知被,等机会向训仍柏下手?哈哈[原来,居心个良哦14;过,看来你观察她
4K细致,那么厂解她,让我白愧个如收1别看税和她朝夕相处,还真的个很丁解她。也许我
就是投心投肺的人,或备足粗枝大叶,要么届于没有思想。”高涪有些惊讶地说。
    “共实,了解一个人跟时N关系不足很大。比如你母亲,我敢引赂,问她你百欢吃啥,
爱好什么,在想啥,她未必都知道,已分之八十她回答个上来。我敢打伙票,她没有我丁解
你,别看仍猾1在一起生活二十多年,我们认识也4几年,你倍个倍?”哀妙很剐射hut。
    “也许吧!”高沽说。
    “不说是绝对,只起码足一定。
力。”袁妙很驾定。
人均人之N需要沟迥,另外要看一个人的洞察力和判断
    “你郸小雅对问题的看法有很多相似之处,她眼睛好像比韵呸责,看问题的本质,很少
被表面现象迷惑。另外,就是你们邢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,足不是爱灶文学的人都这样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