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么么的房间里,她从小到大喜欢的东西都还保


断续续差不多读了有一百迫。我们家的这一本.他最后一次谈
到252页,在这段话下面画着黑线:“当霍思阿卡迪奥第二天醒
来的时候.他仰面躺在一片黑暗之中。他发觉自己是在一列正
在行驶的没有尽头的寂静的火车里。他觉得头发已经被鲜血凝
成硬块.浑身骨头疼痛。他磕唾难忍,想长长地睡上几个小时,
避开恐惧。他朝疼得轻些的一边侧过身击,这时,他才发现自
己躺在死人身上。”
    他出事半年后我才翻开这本书,禁不住浑身发冷,好像置
身在一群孤寂的死人堆里——抑或是只有陷入那样的情景里,
才有可能与死人对话,也许只有与死人对话,才是话语最本质
的功能。
    在么么的房间里,她从小到大喜欢的东西都还保留着。她
的娃娃。七岁那年爷爷给她买的读书灯。她的影集。她从开始
会写日记时就保留下来的日记。
    每天么么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爸爸。每个房间都找追.如
果找不到,她就网闷不乐地像大人一样坐在那里沉默。她喜欢
爸爸给她讲故事.一直讲到晚上她睡着。
    她像一只雏鸟一样长大了,飞走了。看着她留下来的一切,
我的心也是一片疼痛——除了对父母满怀的愧疚,作为父母,
我们对得起孩子吗?过去我们总是嫌她自私、侗执、不懂得体
恤父母,可是,我们给了她生命,却又一点一点地从人格上招
她消灭掉,而且还把这叫做爱!
    么么过七岁生B的时候,突然跟我们提出来学钢琴。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