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含一句也没听清楚.她只看见克儿的嘴一直在


   克凡是把含含抱到屋子里去的。克凡给含含洗了胎.又结合含换上了妹妹
的衣服。克凡石停地亲着含含。克凡一直在说话,昨晚去干什么干什么去f,
又因为什么因为什么没有问来.急得如何如何。
    含含一句也没听清楚.她只看见克儿的嘴一直在动,和嗡嗡嗡的回声.在巨
大的空间里盘旋。在回声的间隙,含含说,我要喝水。
    喝了水.含台好像缓过来一点劲儿.那嗡嗡的回声没有厂。但义静得可怕,
好像是刚刚退了湖的寂静的海滩。含台静静地看着远处,她开始说话了,含含
不说爸也不说妈,更没有说此得很恐怖的哥哥:含含只想说鬼子,眼下,鬼子是
她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了!
    她真的遇到了鬼子,而民被鬼子带到厂一所院千里,后来又被鬼子送了回
来。
    克凡不明白,克凡问、什么鬼子?什么院子?
    人家的院子。床上没有铺褥子。
    天——:克凡跳起来,鬼子?他都于了什么?
    什么都没有干,他把我放到了床Lo
    后来呢?
    后来我就回来了。
    克凡又‘次跳起来。这些该死的鬼子,这些该挨干刀的鬼子——2
    他突然恐怖地睁大了眼睛:天哪[他们都干了些什么?!
    含含过去抱住兜凡,含含说,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[
    克凡不说话,他把头埋在含含的怀盟。含含发现克凡在哭,眼沼流得汹涌
澎湃。他的面孔扭曲着.眼珠子血红血红的,就像昨天在地身上的那个样子。
    含含说,别哭,我这不是好奸的嘛:
    克凡说,含含,告诉我,你是不是被他们污辱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