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听到厂喊声,院于的大门发出眶眶的声响。


她的那些淘气的同学一样拦在她的前面。他们看到含含就笑起来,他们笑得很
温柔x他们的笑如同含含的哥哥,也如同克凡的一样.让含含觉得很亲近。含
含糊涂厂.但她没有时间与他们周旋。她着急地告诉他们:我是找克几的1
    两个黄色的孩子相互看看然后冲着含合摇头、
    含吉说,我是找我们家克凡的!
    含含说我们家克凡的时候甚至有厂一种骄傲的感觉。
到克凡从此就可以和他永远待在一起了c
    他们不再摇头,但是他们仍然是微笑着的,他们笑着把含含朝
推占,他们并开广这家人的门c含含终十愤怒起来。
    你们要我来这单干什么’我不认识你们,我要去找我家克凡!
    两个孩子仍然在笑,他们笑着把含含朝一面堵上推c
放开我,你们要干什么?我是要去找兜凡的,我去晚丁会找不到的
克凡[克凡——!
    有人听到厂喊声,院于的大门发出眶眶的声响。含含松了一口气,合含别
过头去看,却仍是一个穿黄衣服的人,年龄比他们两个大、大概是这两个孩子的
哥哥。哥哥走过来看了看含含,用于替她把额前的‘缕头发往后面拢了拢.他
的手热热的,很温柔‘fR是含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手,惊一只大蒲扇。他
肘他们俩说了—句话,那句话让含合的汗毛都竖起来丁.随即她感觉到好像有
一股热流扑到了自己脸上,就像哥哥的脑浆糊了自己一脸。
    他是笑着说的.眉飞色舞地跟他的两个“弟弟”说的c
    含含  个字都没有听懂,但含含知道,她遇到厂鬼子:
    “哥哥”冲着他的两个“弟弟”挥了挥手,两个“弟弟”很听话地退了出去。
含含也很听话,她已经无法不听话了,她在瞬间变成了一根木头。含含被这家
伙带到厢房里去丁。他让她坐在一张床上,没有铺褥子的床。那鬼子先是摸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