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妈妈哥哥这个世界上的亲人都死厂她都不能哭


少爷冲过左弄门,被一个鬼子用枪托子砸了一F。那个脑浆啊,nJ怜得很,
流出来老半天还旨热气呢。
    于栓保还在说.那边的台台已经没有一点热气了:
    含含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。她睁开眼陌就看见7克凡,眼泪—下就流
出来了。克儿,克几仍;昨天为什么不管我广’她用于去抓他,克凡却躲开去。我
不是克凡,小姐你醒醒,我是你们家的厨子王栓保。含含这才清醒了,她个再哭
了;含含扯掉盖在自己身L的王栓保的破衣服.她要去找她的克凡。即使是爸
爸妈妈哥哥这个世界上的亲人都死厂她都不能哭,她得找她的克凡去。想到她
的克凡.她好像突然牛出了非凡的力气。她一下就站了起来,看都没看上栓保
一眼。她走出院门的时候,才发现王休保在后面跟着。她立乌紫着脸喝一声:
回去:王栓保连忙低下头说,小姐,不能……啊:
    回占[含含又限她一眼。干栓保伸了伸手,可他个敢拧含含,他守了含含
一夜都没有效碰她一碰。他说,小姐你去吧,你找不到人就回来,我在这里等
你。小姐已经走出去老远,她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说丁些什么。于栓保没有跟着
小姐走,他不敢,他也不能走,他还得留下来掩埋主人的尸体。他是个厚道的乡
下人,他不能看着主人一家三口的尸体在院于里发臭。
    含含被突然而至的那股力气支撑着,她觉得只要找到她的克凡,所有的一
切都会政变。那只不过是因为克凡44在,别人欺负她的一个恶作剧罢了。她以
从来都没有过的速度走得飞快。她是在飞,脚不挨地,她的身体没有一点分员,
她根本就没有了肉体::
    含含走啊,走啊,她就快要走到克凡家的胡同去了。两个穿着像道具一样
土黄色衣服的孩子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。过大进胖的农服穿在他们身上,更衬
托出了他们俩的孩子气。黄色的帽子构侧垂r的帽耳像大象的耳朵一样扑扑
闪闪地拍判着他们年轻红润的胎,连眸子里流出的都是有些孩了气的清纯,像